<address id="j1xnj"></address>

    <sub id="j1xnj"></sub>

     
     
    學科評估結果呼之欲出,評估結果和“雙一流”掛鉤?
    發布人:曾金平  發布時間:2016-12-17   動態瀏覽次數:328

    第四輪學科評估進程過半,評估結果呼之欲出,“評估”再次成為高校內外關注的焦點。

    自2002年以來,由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學位中心)自主開展的學科評估經過14年運行,已越來越受到政府部門、高校、公眾,甚至國際同行的重視。自愿參評的學科,從2012年第三輪評估的4235個,增至今年的7450個,普通高校中具有博士一級授權的學科參評率從80%增加到96%。

    曾經時有爭議的評估緣何日益受到高校的認可,本輪評估為糾正參評亂象做了哪些調整,其現實針對性是什么,又在指標體系設計中如何引導學科建設甚至高校的未來發展?本報記者近日獨家專訪了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主任王立生。

    以“綁定參評”避免“拼材料”“攤大餅”

    記者:為了讓某一學科在評估中有利,以往個別高??赡軙⑿认嘟鼘W科的材料進行所謂的“整合”,“拼湊材料”一說由此而來,并飽受詬病。對此,本輪評估有什么針對性的舉措?

    王立生:為避免學科間拼湊材料,第四輪學科評估在要求參評高校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填報材料的同時,采取了按學科門類“綁定參評”的規則,即“同一門類下具有碩士一級授權及以上的學科要參評同時參評,不參評都不參評”,從而有效抑制了相近學科材料不合理整合現象,最大限度地保證申報材料真實準確反映學科建設的實際情況。

    當然,考慮到目前交叉學科的迅猛發展,產生的成果往往由多個單位的多個學科人員共同完成,為準確反映各自的實際貢獻,本輪評估又完善了“成果歸屬原則”,即人員和成果均可按此原則拆分體現在不同學科、不同單位,以此鼓勵學科交叉與合作,客觀反映跨界(跨單位或學科)研究成果。

    記者:“綁定參評”在高校引起了什么樣的反應?

    王立生:“綁定參評”的推出超出我們的預期,得到了參評單位的高度認同,99.6%的問卷調查反饋意見支持采用這一辦法。但“綁定參評”不只是扼制拼湊材料,同時也對一些高校學科“攤大餅”的現狀構成了壓力,給高校內部優化學科結構布局,突出優勢特色、優化資源配置既提供了契機,也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所謂“攤大餅”,一是高校在擴招過程中盲目增列學科點,重布點輕建設現象長期存在;二是一些高校合并后相同學科并存的現象也不鮮見,學科因人而設的情況也不同程度地存在,學科規模過于龐大,特別是在國家“動態調整”政策出臺之前,學科建設沒有退出機制。

    此番“綁定參評”,使那些發展長期滯后的學科不能回避建設成效的評估監測,這一方面在某種程度上激發了這些學科“以評促建”的動力,另一方面也讓高校下定決心對這些學科進行適度的調整乃至裁撤。這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國家“動態調整”政策的實施,但無疑也給學校內部管理帶來挑戰和契機。

    所謂挑戰,是任何學科的調整和裁撤背后都涉及人員的調整和利益藩籬的突破,難度很大;所謂契機,是學科評估讓學校、學科充分、理性地認識到自身在全國的發展狀況,結合自身定位和所在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需求借機果斷作出“動態調整”決策。從這個視角,我們也看到了學科評估對高校和學科發展產生的“以評促建”功能。

    用指標體系規避“數帽子”“論牌子”

    記者:以往的評估較為重視量化指標,造成高校在追逐資源、追逐有頭銜教師上過于功利。對此,本輪評估有什么針對性的舉措?

    王立生:本次評估的指標體系中對師資規模、重點實驗室等“條件資源類”指標,采取適度降低分量的做法,強調學科評估的基本定位是學科整體水平評估,評價的重點是學科發展的成效和學科建設的質量,重在“輸出”的成效質量而非“輸入”的條件資源。同時,本輪評估為克服“以學術頭銜評價學術水平”的片面性,由以往“客觀數據評價”改進為“基于客觀數據的專家主觀評價”,不再直接“數帽子”“論牌子”,而是重點考察“代表性骨干教師”以及科研團隊的結構質量,即由主觀評價專家綜合考察學科的師資隊伍的水平、結構、人才梯次、國際化程度和可持續發展能力,強調要有一定數量的青年教師,避免以前學科隊伍中時常出現的“大樹底下不長草”的現象,鼓勵學科支持青年教師學者的成長。

    記者:本輪學科評估的指標體系中,將什么指標放在首位?

    王立生:高校和學科最重要的任務是培養學生,培育人才,因此本輪評估把人才培養質量放在指標體系的首位,首次在評估中提出了“培養過程質量”“在校生質量”“畢業生質量”三維評價模式,按照這一評價模式,本輪評估不僅將創新創業成果納入在校生質量考察指標,還要開展畢業學生和用人單位滿意度調查,從學生角度考察導師的教學指導質量,同時跟蹤學生畢業后的職業發展質量,將學科建設質量評價的話語權擴展到教師和教育系統以外,關注高校培養學生的社會認可度和學用契合度。

    評估結果會和“雙一流”建設的資源分配掛鉤嗎

    記者:當前,參加本輪學科評估已經成為許多高校最重要的工作之一,這固然與上輪評估對高校和學科建設產生的吸引力和影響力有關,是否也與高校對評估結果會與資源分配掛鉤的預期有關,甚至有人認為評估結果會直接影響“雙一流”高校和學科的評定。

    王立生:學科評估是學位中心面向所有學位授予單位的所有學科自主開展的一項評估服務,而且是以“第三方”的方式組織運行,這意味著我們已經開展了14年的學科評估,包括現在正在開展的第四輪學科評估,并不是為某些特定項目“量身定制”,也不是經由政府部門授權開展的行政性、強制性評估任務。評估結果被認可而被選擇作為資源配置的參考依據或之一,是屬于使用者自主的考量。學位中心的任務就是要腳踏實地、科學嚴謹、公平公正地做好下半程的評估工作。

    (來源:光明日報 記者王慶環)

     

     
    彩多多